老伴進城帶孫子,誰知過了幾天,兒子打電話來說:管管你老婆!

謝運年輕的時候,當過兵,在父母的張羅下,相了隔壁村一個女孩,很快結了婚,妻子叫刁秀娥,長得很漂亮,喜歡收拾打扮,經常搽脂抹粉。一年後,他們有了一個兒子,刁秀娥拽著謝運的衣袖,叫他別走,可是,謝運懷著對軍營的無限熱愛,登上了火車。

服役期滿后,他又選擇了留下,一年只回家一次,和妻兒聚少離多。有一次,母親給他通電話的時候,他問母親秀娥的情況,母親在電話那頭,囁嚅了幾聲,說好,他聽出不對味兒,於是反覆追問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許盡歡/原創故事

這才知道,妻子耐不住寂寞,和鎮上一個男人好上了,兩人雖然做得很是隱蔽,卻還是被人撞見了兩次,鎮子上,就開始了各種傳言。

「要不,你轉業回來?守著你媳婦?」母親在電話那頭,試探著問道。謝運搖搖頭,道算了,不是自己的,早晚要跑。只要秀娥起了心,守也守不住。

人都知道,軍婚一向受到國家保護,如果謝運較真,刁秀娥和她的姘頭,都落不了好。於是,刁秀娥雖然偶爾偷鮮,卻不敢明著來,有時候也會給謝運打電話,不過從來都不噓寒問暖,只是一個勁兒的追問他,什麼時候回來。

兩年後,謝運從部隊轉業,工作一時沒有著落,妻子就迫不及待的提出了離婚,並且要求分割財產。謝運瞪了她一眼,道:「你做那些事,我都清楚。你要走就走吧,家裡存款都給你,兒子給我留下!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妻子聽了這話,喜不自勝,又有點心虛,她也不想這麼著急,可是,她肚子里,揣上了一個,再不離婚,她就藏不住了。

於是,兩口子去民政,辦理了離婚手續。兒子小華,跟了謝運。後來,托著一個戰友的關係,謝運得了一個不錯的工作,轉了事業編製,在基層單位上班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許盡歡/原創故事

隔了一年,謝運再婚了,對方是他的同事,一個靦腆的姑娘,有過一次婚姻經歷。姑娘名叫翠竹,比謝運小兩歲,新婚之前,翠竹告訴了謝運一個秘密:她沒有生育能力。

謝運說,無所謂,他已經有一個兒子了。將來,他們都是有退休工資的人,也不怕養老的問題。

一晃二十年過去,小華大學畢業,謝運兩口子在城裡給他買了一套房。找到工作后,小華很快帶了個女朋友回來,上門那天,翠竹很是激動,這些年來,她一直都把小華當親兒子看。

女孩很是活潑可愛,兩口子喜歡得不得了,臨走之前,翠竹包了一個一千二的紅包,塞給女孩。女孩甜甜的道謝,小華卻一聲未吭。謝運瞧出不對勁,偷偷對翠竹說:別折騰了,我那兒子,就是一捂不熱的石頭疙瘩,你太認真,將來要傷心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翠竹說,她就把小華當兒子,早晚給捂熱哩!

小華成婚的時候,翠竹剛辦了退休手續,提出一大筆公積金,剛好用來給小華買了一輛車。小華客氣的道了謝,可是,卻依然沒有改口叫媽。翠竹有些失落,不過,她想,無所謂了,只要孩子好,就行。

前陣子,小華突然破天荒的給翠竹打了個電話,說媳婦懷孕了,需要有人照顧,所以想請翠竹過去。

聽到這個消息,老兩口自然歡欣鼓舞,立即就買了土雞土鴨,提到城裡。誰知過了兩天,翠竹留下,謝運卻被攆了回來。兒子說他喜歡抽煙,讓孕婦吸了二手煙不好。

想想也是個道理,無論如何,都是為了孫子好。於是,謝運一個人回了家,沒了翠竹管束,他倒是大口喝酒,大包抽煙,過得挺逍遙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許盡歡/原創故事

可是,有一天,他突然接了一個電話,是兒子小華打來的。

「爸,你管管你老婆,好不?!"

據小華說,翠竹不僅不照顧媳婦,還反過來要孕婦伺候她,一個不好,還甩臉子。兒媳已經氣得哭了好幾次,都嚷著不要生娃,要離婚了。

可是,自己的老婆,自己清楚,翠竹那個脾氣,比柿子還軟,哪裡是能折騰事兒的主。

於是,謝運買了兩袋水果,也沒打電話,就去了兒子家。開門的是翠竹,系著圍裙,手拿掃帚,臉上全是倦容。兒媳婦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,茶几上擺著好幾樣水果,都是剝皮去籽的,一看就是翠竹的手藝。

見到謝運突然殺來,兒媳婦有些心虛,站起來打了招呼,然後一溜小跑去幫翠竹打下手。

快到飯點,翠竹在廚房裡忙活,兒媳婦也在廚房站著,可是,一看她那無所適從的模樣,就知道從來沒幹過家務活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謝運將兒媳攆出去,關上廚房門,細細的盤問,翠竹這才道出實情。

原來,翠竹這一來,就被人當做下人使喚,兩口子折騰不說,兒媳婦娘家,還來了個二姑,住著不走,還每天吆五喝六,欺負翠竹。

謝運一看翠竹準備洗的衣服里,果然有幾件中年婦女的服飾,明顯不是翠竹的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許盡歡/原創故事

正說著,房門開了,翠竹探頭一看,說小華和那個二姑回來了。

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聖!

謝運插著手,往外一看,愣住了,雖然隔了二十多年,但是,從那眉眼,他還是認出了,那個所謂二姑,居然是他的前妻——刁秀娥。

原來,刁秀娥跟人跑了之後,也不知道是不是報應,她的孩子沒生下來,那個男的,也因此嫌棄她,將她拋棄了。

後來,刁秀娥又輾轉了多個城市,跟好幾個男人好過,但是都沒有修成正果。前陣子,她帶著一筆錢,回來找小華,說當年是因為翠竹插足,破壞了她和謝運的婚姻,所以她才負氣離開的。

小華偏向自己親母,把所有怨恨,都加到了翠竹身上。娘兩想了一出計策,以伺候孕婦為由,把翠竹騙過來,然後千方百計折騰她,等她冒火,就向謝運告狀,破壞兩人感情。只要翠竹和謝運離婚,那麼,刁秀娥就可以從新登堂入室,和謝運從歸於好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「呵呵。不要告訴我,你媽當年做的事,你不知道!」謝運一臉失望的看著兒子,道:「孩子,你不過是想認個有錢的媽吧!」

小華大囧,對於刁秀娥的事,他的確是聽說過的。但是,刁秀娥畢竟是他的親母,血脈相連,再者,刁秀娥一回來,就給他換了一輛五十多萬的車,比翠竹買那輛,拉風得多。而且,親媽手上,少說還有幾百萬存款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許盡歡/原創故事

「小華,說實話,爸爸對你,很失望。」謝運搖搖頭,一把拉住翠竹的手,說:「你不是讓我管管我老婆嗎?好啊,我這就管,管她生老病死,管她不受欺負!」然後,一巴掌扇了下去!

後來,謝運帶著翠竹回了家,和小華斷絕了來往,夫妻兩人,拿著退休金,經常到各處旅遊,恩愛的樣子,讓很多小年輕都羨慕。